如果有来生

时间:2020-04-15  来源:春运网  投稿:tougao@chunyun.cn
父母和子女,都说爱得深的那一个,就是卑微的那一个,母亲对子女的卑微,更是低到骨子里。

今天5:30我还像以前,匆匆起床,习惯性的到楼下想给母亲洗漱,房间空荡荡的,才记得母亲已离开了我,我没有母亲已经五天了,不知不觉流下眼泪。

母亲的一生,是苦难的一生。

母亲生于1943年,是外公外婆最小的女儿,家里生活很是贫瘠,又非常想生下一个男丁,不得不将只有半岁的母亲送给了我的爷爷奶奶,做童养媳。奶奶可能是比较强势的,生活也是较为清苦,勤俭是中国农村农民的底色,一个童养媳的生活可想而知,母亲个子瘦小,生活的境地养成母亲温顺的脾气。奶奶在她唯一的儿子去世后,将父亲入赘作为儿子,18岁不到的母亲,懵懵懂懂作了父亲的新娘。父亲脾气较为暴躁,母亲没有少受委屈。生下我们姊妹几个以后,家里生活更加困难。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劳动一天,还得不到一毛钱工钱,爷爷有病,我们几个姊妹身体也差。印象中,除了吃饭能看到父亲,他几乎都在外面,天天在村里出工,收工以后就在种菜、砍柴。母亲也是每天都要出工的,还得洗衣、做饭、养猪,带我们几个姊妹。

农村是当场记工分的,天然就有一个比较,我想,不管是出于尊严、荣誉,还是因为本性,亦或是生活,大家都不想比别人少赚一分公分。母亲个子矮小,体质较弱,想跟别人挣一样的工分,就不能偷懒,甚至要花出更多的时间,那就得早出工,晚收工,可家里五个小孩、两个老人,都需要照顾,父亲得想方设法去为家里多弄吃的,家里一摊子全部落在母亲身上。长期的劳累下,母亲身体更为羸弱,35岁不到,母亲的听力严重下降,得了农村人说的“便宜聋子”。我想一定是生产、生活的重压,让本就先天不足的母亲过早的身心交瘁,才得下病的。

我生性调皮,父亲经常打我,可母亲从没打过。农村小孩在七十年代没有玩具,打“野战”是小孩之间经常玩的,可小孩那里懂得分寸,吃了亏的小孩告到家里,闯的小祸,母亲好言好语赔礼道歉,闯了大祸,母亲还得拿着家里的几个鸡蛋,到人家家里求情,受人家责骂。记得小学老师恨恨的在全校说:“不是看你母亲的面,不是你的学习好,早把你开除了。”

爷爷奶奶走后,农村实行生产责任制,两个姐姐也长大了,家里生活逐渐有些好转,父母全力供我读书。毕业参加工作以后,母亲51岁、父亲60岁就跟随我到分宜生活26年,虽然不用再种田,可为了减轻我和妻子的负担,一直在种菜,甚至跟人家去捡拾垃圾,补贴家用。2017年母亲患上老年病,父亲也年纪大了,不会照顾人,脾气又不好。直到母亲第一次走失,我突然醒悟,父母老了,需要我们照顾了。

跟着妻子给母亲洗头,才看见母亲逐渐变白的双鬓,逐渐加深的皱纹,自己都不知道母亲不知从何时起戴上的老花镜,都没有发现父母开始看自己的眼色了,在自己面前变得小心翼翼了,只是觉得自己对父母越来越不耐烦了,只是越来越感受到母亲跟自己说话越来越怯懦了。当妻子找到茫然的母亲时,母亲弱弱的叫了句“义民”, 心里忽然一酸。曾经弱势的一方变得强势,强势的一方也变得小心翼翼。子女们往往无意识的就变得强势,无意识的就会不耐烦。

妻子护侍失能母亲两年,母亲很依赖她,总叫妻子“姐姐”或者“妈妈”,吃完饭总要挨着妻子坐,透着亲切。就是瘫在床上,也会对妻子笑,隔久没看见,还会找妻子。妻子很善良,也细心,经常给母亲洗头、洗脸、洗澡、剪头发,擦洗身体,换洗衣服,白天隔两三个小时,就把母亲搬到沙发上坐一会,总在床上沙发上换来换去。母亲瘫在床上半年,身上没有生一个褥疮,母亲走得非常安详、完整、干净。我很感激妻子。

真的逝去,才突然感觉得到。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仅剩归途。感谢母亲给了我生命,养我,教我。愿母亲在那边生活的更好!

如果有来生,我希望,我还是母亲的儿子!我也希望自己在来生,像对待孩子一样对待父母,多些细心、多些用心、多些耐心!不更厌烦、不要数落、不要抱怨!好好的继续爱他们!

通讯员:  郭义民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春运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service@chunyun.cn,我们将尽快核实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