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代五位铁路人 见证兰州从蒸汽机车到高速动车

http://www.chunyun.cn时间:2018-08-30  来源:兰州晚报
  他们一家三代5位铁路职工,从改革开放初期到现在,见证了时代的变化与发展;他们一家人从事不同的岗位,从运转、客运到售票、行包,这是兰州车站四个车间的全部工种;他们一家人40年,亲历了从蒸汽机车到高铁动车的转变,见证了铁路的发展与改革;他们一家也凭借踏实工作,赢得了同事们的信任……改革开放40年,中国铁路兰州局兰州车站许凡堂一家人用接力棒似的方式诠释着难以割舍的铁路情怀,这两根长长的铁轨连接着这个家庭祖孙三代人的铁路梦。他们对铁路感情之浓之深,已经融入了时代的更迭。如今,兰州也已进入高铁时代。三年后即将退休的许凡堂说:“年轻时忙于工作,一家人难得团聚,现在高铁开通了,车越来越好,越来越快,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带老婆、儿子坐火出去走走!”“从5个站台增加至6个,从每天接站80对列车至现在200多对,兰州车站变化真大!”儿子许强说。“从卡片式车票、纸质车票到磁卡车票,现在买火车票越来越方便了。”妻子费绍荣说。兰州晚报记者许晗/文图由许凡堂及兰州车站提供
  
  “从蒸汽机车到高铁列车真的跟做梦一样”
  
  1980年,许凡堂分配到兰州火车站运转车间调车组,从型号员、连接员到调车长,许凡堂干遍了调车组所有工作。
  
  什么是调车?简单来说就是火车始发,把车编排好拉到站台;到终点的火车进站,把车推送至车库准备检修……这些具体烦琐的活儿,全由调车组来做。“调车组一身油包,鞋、手套用不了几天就破了。”往事历历在目,许凡堂依然记得几十年前的点点滴滴。那时,火车机车还是蒸汽机车,调车组工作环境是很苦的,冬天站在外面非常冷,夏天又特别热,一天十几个小时都要在室外作业。
  
  “连接员这个工作危险性很大,当机车迎面驶过来的时候,连接员要跳上车头,不小心碰到头都是小事。铁轨上危险时刻存在,一不小心就可能被机车压倒。”他说道:“要想确保绝对安全,决不能简化每一个程序、每一个环节。”工作中,受同是铁路职工的父亲和岳父严格要求的影响,许凡堂一直严格执行标准化作业,确保了工作中的无差错。
  
  随着铁路的不断发展,机车设备的更新换代,火车调车组工作也有了很大变化。机车换成内燃机车、电力机车后,作业环境明显改善,危险也逐渐减少了。
  
  “过去绿皮车,春运、暑运期间,人们只要能进站、从窗户爬进车内就不错了,现在即便是普速列车舒适度都大大提高,更不要说高铁列车了。”1995年后,许凡堂转入其它工作岗位,但依然工作在铁路一线。
  
  至今,39年时间,许凡堂与他的“车站之家”一起见证了兰州铁路的巨大发展与改革,他回忆了一下说,“真是天翻地覆的变化”。特别是提起高速动车,许凡堂满脸都是敬佩。“没想到高铁会这么快进入兰州,回想起来跟做梦一样!”三年后,许凡堂将退休,39年时间他没有离开过运输一线,没有请过一天病假,对于铁路已经有了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怀。
  
  “年轻时忙于工作,一家人难得团聚,现在高铁开通了,车越来越好,越来越快,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带老婆、儿子坐火出去走走!”
  
  “网上售票真好,再也看不到乘客半夜排队购票了”
  
  “1993年我进入售票车间卖‘板子票’,那时候旅客比较少,一天也就卖五六百张票。”当了十几年售票员,费绍荣也见证了兰州车站火车票购买方式的巨大改变。她所说的“板子票”就是改革开放初期我国铁路客运采用的卡片式火车票,长约6厘米,宽约3厘米。
  
  儿子许强记忆中,妈妈每天回家都会带很多东西,特别是三、四个算盘,回家后还要不断记忆许多的业务知识。“当时没有电脑,相关的铁路线路、里程全靠售票员记在脑中,现在这些都被电脑售票所取代了。”费绍荣说,从1996年,铁路系统开始实行电脑售票,火车票也更新为纸质电子票,售票员一般称之为“软纸票”。从此“一窗有票、窗窗有票”,信息同步联网,售票的效率大幅提升,一天能卖出1000多张。
  
  “最难忘的就是当年乘客排队买票的情景。”回忆起当时售票厅购票的场景,费绍荣历历在目。特别是每年春运、暑运、农民工出行时期,即使十几个售票窗口全部开放,仍是人山人海,售票员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一天售出几千张车票是经常的。2007年,磁卡车票出现,此后在此基础上不断完善优化,再发展为今天信息量更全、更智能的火车票。
  
  随着铁路建设的大力推进,一张小小的火车票,也为兰州人打开了更大的出行半径。
  
  而如今随着网上、电话购票的普及,即使在最繁忙的春运期间,也很少见到人满为患的场面。有数据显示,目前兰州火车站的网络售票占比已经达到90%以上,旅客通过手机购票,再用身份证轻轻一刷,不用迈入售票厅半步就能便捷乘车。
  
  “2001年转到其它岗位上,没有亲身感受到网上购票带来售票工作的便捷,但网络、手机购票确实太方便了,亲朋好友买票我都推荐网上购票。”
  
  “我最最高兴的就是儿子能进入铁路系统工作,现在铁路发展这么快,只要肯努力,一定会有好的前途。”费绍荣自豪地说。
  
  “现在每天兰州站接站列车达到200多对”
  
  “这几年兰州车站变化特别大,刚上班时只有五个站台,第五站台平时接车也不多。随着兰新高铁、兰州西站开通运营,现在站台数量也增加至6个,主进站口拓展至8个,发送旅客人数连年增长。”也许许强骨子里就有挥之不去铁路情结。2012年从部队复员后,他进入爸爸妈妈的工作单位——兰州车站,成为客运车间一名上水工。
  
  “上水工也是客运车间最危险的工作,要不断地在火车间来回给进站客车加水,冬天股道间结冰很厚,走进来很容易摔跤。”许强说,当时上水设施没有现在这么先进,是手动操作的,需要上水员在列车接近之前就在股道内等待加水。每天接站车辆也就80—90对车。现在兰州站每天接站列车达到200多对,整整增加了一倍多,上水也实现自动操作,上水工的工作强度小了很多。当了两年多上水工后,许强成为了一名客运值班员。
  
  随着兰新高铁、宝兰高铁、兰渝铁路相继开通,虽然许强他们更加忙了,但也悄然感受到铁路发展给旅客出行带来的变化。
  
  “过去棉农出行都是拖家带口,为数不多的进疆列车特别拥挤。这两年,铁路公司不断增开进疆列车。”许强说,现在兰州站平时客流量就在3万人左右,高峰期能达到6—7万人,候车室也增加到5个,乘客可以提前进站候车感受客运员带来的各种服务。
  
  时光如水,6年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现在的许强已经成长为一名客运值班站长,此时此刻,他懂得了父亲和爷爷口中的“快乐”,懂得了父亲披星戴月工作的原因,那是担当和付出转化成成果后的愉悦,这份成果又转化成了兰州车站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转化成了每名旅客的微笑和家庭团圆。
  
  “刚上班的时候只是当成一份工作来干,几年时间让我真正喜欢上客运这份工作,因为铁路的快速发展与我们每一位铁路职工密切相关。”许强说。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春运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service@chunyun.cn,我们将尽快核实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