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高铁路网只用了8年时间

http://www.chunyun.cn时间:2018-08-30  来源:河南商报
  现在,每天有598趟列车经过郑州火车站和郑州东站,白色车身的有502趟。8年前,郑西高铁开通时,这个数字只有14趟。
  
  郑西高铁,是河南的第一条高铁,是中国的第一代高铁(京津、郑西、武广)其中的一条,更是世界上第一条修建在湿陷性黄土地区的高铁。
  
  8年间,中原高铁早从当年的“一根棍”,长成了河南大“米”,未来河南城际路网也将逐一落地。
  
  过去
  
  在普铁轨道上“御风而行”的动车组司机
  
  2006年,经层层选拔,开了11年普铁机车的张毅要去学开动车了。这是第六次全国铁路大提速的“前夜”,同批32名准动车组司机都知道,学成后他们将成为郑州铁路局第一批动车组司机。
  
  2007年4月,张毅如愿拿到动车组司机驾驶证。在随即拉开的大提速中,郑州铁路局第一趟动车组——郑州至北京的D134次列车由张毅开行。这次提速,中国的列车时刻表上多了个新车型——时速200公里的“D”字头列车。
  
  虽然动车组开起来了,但那时的中国,没有动车组列车专用的线路。和众多同行一样,张毅只能驾驶着动车组列车,在普铁轨道上“御风而行”。
  
  这一时期,中国第一代高铁已经悉数开工。京津高铁最早完工,在北京奥运会前夕开通。而张毅拿到高铁司机驾驶证,是两个年头之后的事情了。
  
  不易
  
  当时中国高铁“一穷二白”工作都是创造性的
  
  2004年,郑西高铁项目获批。原本在郑州铁路局设计院工作的李本,进入原铁道部成立的郑西客专公司筹备组,见证了郑西高铁从谋划到实施的全过程。
  
  谈及郑西高铁入选第一批高铁修建计划时,现任郑西客专公司工程管理部长的李本介绍,郑西高铁是中国高铁“四纵四横”的重要一段,是西部地区的首条高铁,也是加快实施中部崛起战略和西部大开发战略的需要。
  
  当时,陇海铁路郑西段,是最繁忙的一段,长期超负荷运转。铁路部门曾统计,2002年,这一段货车旅速(即平均速度)为37km/h,特快列车旅速为75km/h,快速客车旅速为62km/h,难以适应市场需求。而且,陇海铁路郑西段本就是“羊肠小道”,并不具备提速改造的条件。
  
  “减少一对客车,能增加2.5对货车。”李本说,设计速度350km/h的郑西高铁开通后,显然将有效缓解陇海铁路客货运输能力不足的问题。
  
  不过,那时候的中国高铁,在设计、建设等方面可谓“一穷二白”。
  
  “没有设计规范、建设标准、验收标准。”李本说,当时都是边研究边制定,同期成立的几个高铁筹备组都是创造性地开展工作。
  
  发展
  
  通过勘探和试验在湿陷性黄土地区建高铁的难题得到解决
  
  郑西高铁,是世界上第一条在湿陷性黄土地区修建的高铁。相比普铁,郑西高铁全线采用无砟轨道,对工后沉降要求极高。“当时要求的是零沉降。”李本说,普铁沉降的要求是几毫米、十毫米,甚至有些更大的沉降都没问题。
  
  为摸清和解决湿陷性黄土问题,线路开工前不少试验相继展开。在湿陷性黄土地区做浸水试验,把水注进去,几天内土体会成米成米地下沉。有的地方,用吊机将几吨重的重锤吊起来强夯,自由落体落下去就找不到了。“如果不是湿陷性黄土,强夯试验下去顶多是个坑。进土这么深,怎么能控制住沉降?”李本说。
  
  通过勘探和试验,湿陷性黄土的规律和在全线的分布情况逐渐被掌握。2007年1月,“郑西高速铁路湿陷性黄土地基工程特性及设计参数试验研究”成果通过了原铁道部科技司组织的阶段评审,难题终于解决。
  
  2009年9月1日,郑西高铁开始联调联试。经选拔,老司机张毅被派往郑西高铁,参加联调联试工作。
  
  “线路上没跑过车,刚开始根本跑不快。跑一天后数据采集过来,一分析没问题,第二天再提高点,不是一上去就跑350(km/h)。”张毅回忆道。每天试验,从天不亮开始到天黑结束。而行驶在河南的第一条高铁上,这辆车就成了全天候的“蹚雷车”。
  
  联调联试进入第72天,张毅驾驶着“和谐号”高速动车组试验跑出最高时速394.2km,创造了当时铁路全球最高营运速度纪录。
  
  未来
  
  河南“米”字形高铁将逐一落地
  
  “手中有粮,心中不慌”,郑西高铁取得的一系列攻克湿陷性黄土的技术和成果,为后续的大西高铁、西宝高铁、宝兰高铁、兰新铁路“输出”了成套技术。更为重要的是,作为中国的第一代高铁,京津、郑西、武广高铁为中国高铁蹚出了路子。
  
  如今,郑州西安之间的高铁列车已经从当初的14趟增至68趟。郑州、郑州东、南阳寨、郑州西经过的高铁、动车、城铁更是达到630趟。
  
  在高铁来到河南的第9个年份,郑合铁路、郑万铁路、商合杭铁路也将开通,随之周口、平顶山、南阳三市将结束不通高铁的历史。越来越多的人,将享受高铁带来的便利。
  
  届时,河南“米”字形高铁,只剩下太焦铁路、郑济铁路两条高铁线,河南城际铁路网络将接棒“米”字形高铁,逐一落地。
  
  作为郑州铁路局首批动车组司机、高铁司机,“宝贝疙瘩”张毅也早早地开始“传帮带”。他说,作为老师傅,毫无保留地传授经验时,也会特别交代新人,比技术更重要的是责任心。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春运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service@chunyun.cn,我们将尽快核实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