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哥仨和他们的奉献故事

http://www.chunyun.cn时间:2018-09-14  来源:高铁网

 

  哈佳快速铁路佳木斯火车站北站房施工已经到了最为紧张的收官阶段,可以说正式投入使用进入了倒计时。也正因为这个缘故,人们在关注哈佳铁路和佳木斯站房工期的同时,更多的是把目光聚焦在了默默无闻的建设者身上,因为他们是值得佳木斯百姓铭记的最可爱的人。


  9月12日上午,笔者来到中铁二十三局集团佳木斯站房项目部见到了哈佳铁路施工中,众多默默无闻奉献者的缩影,身处一线的三位年过半百“老工程人”,且都是有着2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目前他们已经在佳木斯火车站站房改造工程坚守了600多个日日夜夜,为佳木斯南北站房的建设付出了自己的辛勤和汗水……


  64岁的副经理焦福田


  “佳木斯铁路站房工程是我们公司近几年在省内承建的最大房建项目,也是我退休前的收官之作,毫不夸张地说,以此作为职业生涯的结束,对我这个45年来一直沿着铁路线行走的人来说,是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也肯定够我后半生回忆的了……”


  项目副经理焦福田告诉记者,在2017年南站房工程进行到安装吊顶的时候,由于工期紧张,需要交叉作业,但安装吊顶需要特别多的脚手架,工人们都管这些脚手架叫做“满堂红”,多工种交叉作业互相干扰。为了赶工期,焦福田经过深思熟虑,与项目经理、总工等共同探讨提出了铁路站房建设领域里从没使用过的反吊法,也就是说,施工人员放弃地面施工,要在17米高的地方,自上而下安装吊顶。


  “那段时间太紧张了,晚上睡不好觉,白天还得在施工现场指挥,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可不容易……”


  最终,反吊施工获得了巨大成功,不但抢出了一个月的工期,还节约了安装吊顶的成本,让焦福田没想到的是这一方法还获得了中国铁建股份公司给予的国内领先工法,同时获得了四川省优秀工法等殊荣。

焦福田


  59岁的副经理严庆


  “在负责北站房建设期间,我爱人因为血液疾病先后三次住院,可是我一天都没陪过她,两年了,一共才回家三次,我有一种感觉,自己好像是得罪了家里的所有人……”


  提到北站房的建设,项目副经理严庆说他可没少费脑筋,“北站房是改建,由于原来的建筑经过多年使用,很多地方都多少显示出老化的迹象,在施工过程中就涉及到大量的拆除和加固工作。”


  严庆告诉记者,北站房的建设结合欧式建筑风格,在原来建筑的基础上,又用了几百吨钢材,挂上去了几百吨石材,“我敢打包票,等正式使用的时候,大家一定会眼前一亮,尤其是通往南站房的通道,算上158米的高架桥,南北站房之间一共是230米的距离,这里必将成为一道风景线,到时候,佳木斯人的朋友圈肯定会刷屏的……”


  在施工过程中,由于北站房距离项目部办公室较远,严庆把门卫房改造成了临时办公地点,很多问题都是严庆在那个几平方米的临时办公室里解决的。

严庆


  56岁的物资部副部长关义


  “干了半辈子铁路工作,没出现过任何差错,如果说对不起谁,我脑海里浮现的都是家人,让我最难受的一次,出发之前我还是低头对着孩子说话,可再次面对,我竟需要仰视,我错过了他太多的成长和故事了,不只是孩子,对这个家来说,我也许只是一个符号……”


  关义是中铁二十三局二公司公认的“老材料”,因为从他入行起就从事这方面的工作。站房的建设跟干住宅楼不一样,所需的专业材料种类繁多,关部长几乎每天都在施工现场,随时观察着各种材料的消耗情况,然后制定出相应的计划,再联系厂家运送。


  关义告诉说,“现场储料场地规模有限,不可能提前储备好所有材料,但什么时间跟厂家要什么材料就有学问了,尽量做到既不占库存又不影响施工,实现完美无缝对接。不至于因为材料的迟到而影响工期,这就是我的工作,说起来不难,可做好了,真的不容易。”

关义


  关义的岳父病重期间,妻子一天一个电话催他快点回去,可那段时间工期太紧,他的归期一拖再拖,最后,他没能见到老人家最后一面……


  “做了这个职业,得到了很多,但同时也错过了很多,您觉得值吗?”面对笔者的好奇,没想到关义竟也笑着回答:“遗憾肯定是有,这没办法,但从未后悔,我承认家人肯定有很多不理解,甚至说我入行就是个错误,但我想说,就算错了,那就将错就错……”(文/杨景霜)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春运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service@chunyun.cn,我们将尽快核实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