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信鸽坐高铁 作弊主人获刑

http://www.chunyun.cn时间:2018-08-31  来源:北京青年报

 

  包揽比赛前4名获百万奖金 成绩遭质疑后杀死信鸽弃奖 两人被法院认定犯诈骗罪


  参赛信鸽坐高铁作弊主人获刑


  为骗取高额奖金,两名男子利用高铁为自己的信鸽“加速”,包揽比赛前4名。后因成绩太过“出色”而遭质疑,两人商议后将信鸽杀死,并告知赛事主办方上海市信鸽协会赛鸽已灭失,主动放弃百万奖金。没想到越描越黑,“信鸽死了”更强化了怀疑,赛事方向警方报案后两人被捕。近日,两人因诈骗罪被分别判刑。


  信鸽乘高铁“飞”完比赛


  2017年4月底,上海市信鸽协会举行了一场一岁鸽特比大奖赛,参赛“选手”众多。龚某和张某也在第一时间将自己驯养的信鸽送交赛事组委会,准备参加比赛。


  为了拔得头筹获得高额奖金,两人决定作弊。据长宁区人民法院介绍,被告人龚某和张某先是用驯养经年的老鸽子冒充比赛规则要求的一岁鸽,然后又采用两地交替驯养的方式,让信鸽分别认识两地饲养点的鸽棚,为后续作假创造条件。比赛开始后不久,赛鸽飞回起点附近鸽棚,于是两人带着赛鸽搭上了高铁,“疾飞”归巢,骗取好成绩。


  据被告人龚某交代,他从2016年就开始准备这次比赛。由于每年比赛集中放飞地都在河南商丘,他专程出资在河南找人饲养这批信鸽,经过一段时间的放飞,让信鸽认识河南饲养点的鸽棚。然后又与张某一起将信鸽带回上海分别饲养,让信鸽认识上海饲养点的鸽棚。通过这样的两地交替饲养,让信鸽认识两个“家”。


  龚某表示,2017年4月29日自己和张某将参赛信鸽交给赛事主办方后,于第二天驱车赶到河南饲养点。5月1日早晨,所有参赛信鸽被主办方在河南商丘附近放飞,其它鸽子都在往上海飞,龚某和张某的鸽子则飞往河南的饲养点。两人随后将飞回来的信鸽装入牛奶盒子里,驱车赶至安徽宿州高铁站,然后乘坐高铁去了上海。5月1日下午,两人将信鸽在上海放飞,鸽子飞回了上海的饲养点,完成了整个作弊。最终,两人的鸽子包揽大赛前四名。


  涉嫌欺诈信鸽主人获刑


  同年5月1日,赛事主办方对外公布了此次比赛的成绩。根据比赛规则,龚某和张某可以获得的奖金共计109.25万元。但由于鸽子的成绩太“优异”,引起了众多鸽友的怀疑。眼看作假的事情要露馅,两人做贼心虚,商议后将作假信鸽杀死,并在5月2日告知赛事主办方参赛信鸽已灭失,要放弃比赛成绩和奖金。


  没想到这种举动反而起了越描越黑的效果,不久赛事主办单位就此事向警方报案。2017年8月4日,两人因涉嫌犯诈骗罪被公安机关依法逮捕。


  近日,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一审审结此案。法庭审理后认为,两名被告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公私财物,其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且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予惩处。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龚某起主要作用,是主犯;被告人张某起次要作用,是从犯。由于两人主动放弃领奖,构成犯罪中止,依法予以减轻处罚。到案后两人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长宁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龚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三万元,被告人张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两万元。一审判决后,龚某、张某均未提出上诉。目前判决已经生效。


  高额奖金诱使赛鸽舞弊频发


  北京青年报记者发现,此前全国范围内也曾有多起信鸽舞弊案发生。据媒体报道,2011年郑州和平公棚第二届“和平杯”信鸽争霸赛中,“冠军”得主在集鸽环节通过扫描后,趁裁判组成员短暂离开的机会,将自己的参赛信鸽盗走。在参赛信鸽开始批量入笼之前,他已在郑州放飞参赛信鸽,通过“抢跑”取得第一名成绩。此外,在北京、天津以及湘潭等地的信鸽比赛中都曾出现过舞弊现象。


  专业赛鸽人士陈英杰向北青报记者介绍,信鸽比赛的高额奖金是作弊行为屡禁不止的重要原因之一。“养一只参赛信鸽的成本很高,投入可能上百万。但同时,信鸽比赛的奖金也高,有些比赛甚至单场奖金就有百万级,有很多人都是冲着奖金去的。”据他介绍,本案中出现的“AB棚”是信鸽比赛中比较常见的一种作弊手法。“他们在放飞地有一个自己的棚,在目的地还有另外一个。参加比赛时,像本案一样乘坐高铁或者汽车等交通工具把鸽子从放飞地直接带回目的地,在目的地的棚子里放飞,让鸽子直接飞到终点。毕竟鸽子飞得再快,也快不过高铁。”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春运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service@chunyun.cn,我们将尽快核实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