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春运互联网购票比例将超过90%

http://www.chunyun.cn时间:2018-03-05  来源:楚天都市报
  不去火车站,动动手指,手机上就能搞定。中国铁路武汉局集团公司3月4日预计,今年春运互联网购票比例将超过90%。
  
  车站售票大厅里,长长的购票队伍消失了,售票员也不再因怕上厕所而不敢喝水了。乘客呢?有的提前一月就能排定行程,“说走就走”的也能心想事成。为票少跑一次车站,车站周边也减轻了拥堵。
  
  购票方式之变,激起了“蝴蝶效应”。
  
  售票,不再像打仗
  
  1987年参加工作的陈玲玲,眼下是武昌火车站售票领班,30年来经历了多次春运。“过去,买票的人潮一波波涌来,售票员不敢喝水,忙起来根本没有上厕所的时间。”
  
  当时用的是硬板票,售票时要手工轧印乘车日期、粘贴席位小票、裁剪票角,卖一张票最快得几分钟。每天售票结束后,售票员们还要花至少半个小时核对已售票款,又忙又累。最多的年份,武昌站售票员超过120人,春运时还要加派人手。
  
  不仅售票员累,与售票有关的人员也累。为现金购票找零,专设了“零钞进款员”岗位,负责供给零钱。47岁的肖畅是汉口站的零钞进款员,2010年前后她每天要为售票窗口准备25万元的零钞,8000枚1元的硬币装成一箱重51公斤,肖畅和同事们经常搬得满头大汗。
  
  自从网上购票逐渐成为主流,售票员开始轻松了。2012年春运之后,武昌火车站就没有临时售票厅了,86个售票窗口通常只用开放一半,多是改签、退票等业务。在汉口站,购票窗口每天只需要13万元零钞。肖畅感到,用不了多久,零钞进款员这个岗位可能会消失。“有了人脸识别、自动取售票机,售票员的职能也发生了变化。”武汉火车站售票主任郭威说。如武汉站的售票员不仅售票,还负责维护自动售取票机、引导乘客等,今后,武汉站计划在售票处增设服务柜台,售票人员的工作重心,将向为旅客提供咨询服务转移。
  
  网络售票,交警收获意外
  
  在人们的印象中,因为买票难,每到春运很多人带着小马扎,凌晨赶到车站,挤在临时售票厅里苦等车票开售。即便如此,买不到票的仍大有人在,当场气得骂人的屡见不鲜。
  
  阳新站客运值班主任苏秀兰,在站上经历了22个春运。“1997年春运只有7趟客车,旅客们将车站挤得水泄不通。碰上刮风下雨,人都挤在风雨棚下,很辛苦。”很多年里,因为旅客长时间等候购票、候车和列车大面积晚点,阳新站总要搭建临时风雨棚。现在旅客来了就走,候车室内、广场上已无滞留旅客。
  
  这让交警也收获了意外。中国铁路武汉局集团公司预计,今年春运将发送旅客2400多万人次。如今,90%的车票通过网络销售而不需去车站,意味着人们将少跑车站上千万人次。在以前,武昌站每到春运高峰,前面的中山路一带便拥堵严重,累坏了在此值勤的交警,这里的场景也经常上报、上电视。现在,拥堵大为缓解。
  
  变革,带来诸多隐性福利
  
  网络购票成为常态,意味着需要的售票人员比过去大幅减少。武汉火车站,29个售票窗口,一般只开17个,窗口工作人员不过20来人。“对一个企业来讲,人力成本是现在最大的成本。”省社科院研究员姚莉表示。网络购票使铁路节省了大量人力成本,这些富余出来的人力,可以去从事更有价值的劳动,或是为旅客提供更多元化的服务。
  
  这种变化在今年春运中已有所体现。如去年7月份,高铁上可网络订餐,今年春运期间每天网上订餐达到500单,最多时达到700单。“要应付这么多订单,同时还要兼顾各种不同的口味要求,在以往单纯依靠人工服务的时代,光配送人员可能都要很多。”武铁旅行公司网络订餐配送中心负责人丁亚梅告诉湖北日报全媒记者,目前武汉站、汉口站的两个网络订餐配送中心只有配送员29名,其他的人在后台从事各种支援服务工作。“除了企业的成本,社会的公共资源也在节约。”姚莉说。像以往旅客到车站现金购票,必然给银行运钞、车站带来大量人流量,导致道路拥堵,政府部门要出动大量人力、物力、财力进行疏导、维护治安等工作。购票方式变化,为全社会节省大量公共资源和隐性成本,对社会的积极意义是难以估量的。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春运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service@chunyun.cn,我们将尽快核实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