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剑:同事与乘客就是亲人

http://www.chunyun.cn时间:2017-10-07  来源:今日爆点

 

  10月4日晚上7点多,在G1365次高铁上,列车长甘剑与列车员郑城森、代路一起过了个中秋节,与往常的晚餐不一样的是,餐桌上每人多了一块月饼、一盒土豆牛腩和一份水果。

  这算是改善伙食了。因为工作原因不能与父母妻儿团聚,甘剑说,他就把车上的同事和乘客当是亲人。

  令他欣慰的是,小长假出勤的这几天里,没遇上什么特别的事,“对我们来说,没特别的事就是最好,证明每个人都是平平安安的,夜晚里火车滑过城市的万家灯火,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列车长甘剑在列车上巡查,帮助旅客摆好行李。

  列车上的中秋节:多了一块月饼

  据广州铁路集团消息,国庆节当日,广铁迎来全年客运最高日,运客超过200万人,较春运最高日多46万人,创历史新高。广铁管内长途客流主要集中广州和长沙往北京、上海、武汉方向。

  中秋节当天,铁路客流再现小高峰,广铁集团增开列车44列,其中高铁34列、普速10列。

  作为广铁集团长沙客运段的一名列车长,甘剑是奔跑在铁路运输线上的其中之一。对于很多旅客来说,小长假就是一张火车票,列车就是交通工具,从出发地到目的地。而对于列车上的职工来说,车上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是半个家。

  10月3日早上7时30分,G1344次列车要从长沙南站出发,开往上海虹桥火车站。甘剑和列车员需要提前两小时起床,乘班车到车站,作出行前准备。6时50分左右赶到站台上,等待列车进站。

  中午12时54分,列车抵达上海虹桥站。31分钟之后,这趟列车变为G1353次,要从虹桥站返回长沙南站。从旅客下车到上车,这期间只有短短的10分钟,工作人员需要把列车外、内部卫生搞好,“最麻烦的是座椅转向,全车536个座位只能人工一组一组地转,这也是为了让旅客面对列车运行方向,能更舒适地乘车。”甘剑说,“这时,车上忙得像打仗一样。”这是旅客看不到的细节。

  10月4日是中秋节。甘剑和列车值乘人员需要再从长沙-上海一个往返。晚上7点多,在G1365次高铁返回长沙的途中,甘剑与列车员郑城森、代路一起吃晚餐的时候,顺便过了个节,于是餐桌上每人多了一块月饼、一盒土豆牛腩和一份水果。

  “每个节假日都在工作中,或者准备工作中。节假日对我们来说,是一个特别繁忙的时间段,单位也有很多人不能在家过年过节。”对于在外过节这事,甘剑早已淡然处之,作为一名列车长,他曾经错过孩子、妻子的生日,今年,他35岁生日也是在车上过的。而整个春运一个多月,他真正陪家人的时间不到一天。所有的这些汇成一句话:这是职责所在。

  回到公寓,已是5日凌晨。休息不到4个小时后,甘剑和列车员需要在凌晨4点起床,去怀化。

  这是最忙碌的一天。因为国庆期间增开了两趟列车,这天需要长沙-怀化一个来回,长沙-邵阳两个来回,一趟接一趟,一天要跑六趟。

  听到一声“谢谢”就是最大的肯定

  在车上,甘剑很忙。

  这个列车上最大的“领导”揣着客信通、拿着调频对讲机、挂着巡检仪,这“三大件”便于他随时查阅与列车相关的信息,与车站、司机、列车员等人进行沟通协调,遇上紧急处置的事情时进行调查取证。

  “公众对铁路部门最直观的印象,可能就是列车长,在列车上什么事都找列车长。所以,列车长代表了形象、窗口。”甘剑说,车长虽然是铁路系统一个普通的工作岗位,但责任很大。

  在车上,每一小时,甘剑都需要来回巡查一遍。小长假,人流量大,巡查会更勤。8节车厢,每巡查一遍需要约15分钟,来回就是半小时。如果站点较多,半小时就是下一站要到了。

  服务旅客、保证安全,一列高铁上500多号人,一旦出现人为破坏或火灾,都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所以,每次巡查都要细致。比如,把没放好的行李挪整齐,旅客打开水的时候,还要提醒小心,不要烫着手了。

  “吸烟最影响安全。”甘剑说,乘着列车进站停靠的两三分钟,一些烟民经常会窜到站台上,过把烟瘾,一根烟没抽完,车要开了,而旅客舍不得丢想多吸两口,磨蹭着站在门边,等快要关门的时候闪进车厢,“这样很危险,高铁门没有感应,关门时虽然会滴滴叫,但只有那么五六秒钟。”

  每到一站,列车长都要与车站进行交接,在列车关门启动前,每次,甘剑都要瞭望烟民们是否已经上车,再跟司机确认关门。也有人躲在卫生间里抽,而卫生间的烟感器系统最灵,这将影响到整个铁路运行系统的安全,情节严重的,可予以处罚,甚至追究法律责任。

  为生病的旅客寻医是经常遇到的事情。比如有旅客羊癫疯发作、感冒发烧,列车上不配备医生,列车员只能广播寻医,在旅客当中寻找医务工作者,帮助患病的旅客。

  “还有很多想不到的事情。”甘剑说,比如旅客让孩子自己去打水,被烫伤;寒暑假、小长假,出行的孩子们嘻笑、追逐,也有滑倒、受伤的。所以,甘剑也经常提醒旅客,在旅途中,监护人要尽可能关照到孩子,尽到监护人的责任。

  “现在逃票的越来越少了,说明旅客的素质还是高了一些。”甘剑说,偶尔,车上会有人坐过了站,旅客找过来,他需要协调旅客在哪一站下,然后在哪一站、什么时候坐上回程的车。

  忙着忙着,有时想着要给家里打个电话,结果就忘记了。“其实,我们在服务旅客的过程中,有时能听到一声‘谢谢’,就是对我们最大的肯定,心理上就满足了。”

  10月5日,甘剑在列车运行途中给 澎湃新闻 记者发来信息,他说:“这些天没什么特别的事,对我们来说没特别的事就是最好,证明每个人都是平平安安的,而且夜晚里火车滑过城市的万家灯火,心里还是美滋滋的,城中的很多人都曾坐过我的车或者正坐在我的车上,我能把他们平安送到站,觉得自己挺能的吧。”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春运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service@chunyun.cn,我们将尽快核实处理。